于是自己给自己也做了一个

2019-06-13 15:31

2010年,中国南车上马了世界之最的时速500公里高速试验列车,而邹宇锋所在的株洲联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承接了该列车te460a不锈钢柜体的试制任务。这种柜体悬挂在车厢底,里面装着直接关系到列车行车安全的心脏。在组装时,柜体上的吊耳孔就好比是逆变器柜与车体的纽扣,列车在高速运行中,两者要想咬合稳固,间距就必须保证在0.5-1毫米误差。为了保证这种柜体超高的误差精度要求,邹宇锋经过反复试验,通过对焊前焊后尺寸的放量把握,设计出了一个悬挂支架的工作平台,精确地完成制作任务。

今年,该公司还承接了天津西门子公司逆变器柜的试制任务,在此前,该产品一直依靠德国进口。按照德国专家的要求,柜体焊接完毕后,安装吊梁的焊接变形精度要达到为1.5个丝(15微米),仅为头发的四分之一。

小时候看见别的小朋友玩滑轮车,我很羡慕,于是自己给自己也做了一个。邹宇锋说,父亲是名锻造工,家中也有一些金属加工设备,所以平时没事就看父亲做活。他9岁的时候,在家七拼八凑找了些零部件,就自己悄悄开始了滑轮车制作,第一个滑轮车试验成功后,他又陆续给邻居小朋友做了十来个,瞬间成为孩子们中的偶像。不仅如此,家中的楼梯扶手护栏,也是他初三的时候焊接制作的。

株洲晚报9月12日讯(记者戴凛通讯员尹智毅江柳青)在世界最高时速(500公里)的试验列车上,装有他巧手加工的优质不锈钢产品约3米见方的不锈钢薄板出口产品件;今年他又以1毫米的调平精度折服了以严谨著称的德国西门子验收专家。他叫邹宇锋,来自株洲联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,第三届株洲市十大技能大师之一。

邹宇锋皮肤黝黑,还有些微胖,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有些粗线条的37岁男人,却能把金属调校得如此精细。但如果了解他的成长轨迹,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。

初中毕业后,他进入工厂当起了学徒,虽然初始学历水平不高,但通过努力自学,他成了这一行业的大师。如今邹宇锋是不锈钢车间的冷作钣金工高级技师,担任班长。2013年,他还被评为了株洲市的劳动模范。

该公司负责人介绍说,今年5月9日,德国西门子专家到公司验收两个逆变器柜,验收第一个时,德国专家一丝不苟,一番测量之后,对着仅为1毫米的调平精度的测量结果,专家紧绷的脸上才慢慢有了笑容。ok!第二个柜子,免检!